當前位置:首頁>小說新聞>作家圈> 馬伯庸日本滑雪記

馬伯庸日本滑雪記

馬伯庸日本滑雪記
今天在滑雪道上摔了一個大馬趴,滑完以后對工作人員說這里應該設置防護網嘛。工作人員回答(日文):“啊來,原來即使是這種地方也會導致客人摔倒啊,真是沒想到呢,是我們考慮不周了。” ---微妙地感覺被鄙視了……[允悲] ​​​​
晚上泡溫泉,一群來自天南地北的男人光溜溜地泡在熱水里,望著外面飄雪。一個本地的日本老頭開始絮絮叨叨講段子,旁邊還有人即時翻譯。其中有一個叫“川筋雪男”的故事,特別棒,也不知道是確有其事還是老頭杜撰……
北海道有個叫枝幸的地方,相傳在附近的落舟山上,生活著一種叫川筋雪男的怪物。沒人見過它真正的模樣,因為它能變化成任何形象。這種怪物的性欲很強,一到冬季落雪季節,就潛入附近的村子里,變化成女子丈夫的形象,與之交合。女子們對此非常苦惱,就去買來各種役者繪(江戶時代以歌舞伎演員形象為主題的浮世繪)或武者繪貼在門上。
聽到這兒,我都還以為是個日本版的尉遲敬德門神故事。但老頭話鋒一轉:
“你們一定以為,這些女子是為了嚇唬川筋雪男讓它離開吧?其實并不是這樣的。她們只是覺得可惜,既然你可以變成任何形象,干嘛要執著地變成自己老公的樣子呢?把役者繪或武士繪貼在門口,是給雪男做參考的。”
[允悲][允悲]民間智慧,民間智慧。

第一次挑戰終極賽道! ​​​​

馬伯庸相關新聞

近期小說新聞

返回頂部
01彩票官方下载